快捷搜索:  test  as

《教出乐观的孩子——让孩子受用一生的幸福经典》读后感400字

《教出乐不雅的孩子——让孩子受用平生的幸福经典》读后感400字

我们是不是常常看到这样的自负的培养:我很分外,我与众不合,我为自己喝采这些自负的培养,重视了孩子感到知足的感想熏染,而轻忽了他的所作所为。 今世生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Wil

我们是不是常常看到这样的自负的培养:“我很分外”,“我与众不合”,“我为自己喝采”……这些自负的培养,重视了孩子感到知足的感想熏染,而轻忽了他的所作所为。

今世生理学之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在100多年前就得出这样一个自负的公式:

自负=成功÷自我期望

根据詹姆斯的说法,我们获得越多的成功,并且期望越低,那么自负就会越高。我们可以经由过程增添自己的成功或是低落对自己的期望来前进自负。

詹姆斯将两个水平的生理感化联系了起来:第一,自负是一种感想熏染状态,比如耻辱、餍足、知足等;第二,这种好的感到根植于这个天下,根植于我们和天下的交流。这也阐清楚明了自负来自于两个方面,感到知足和体现知足。

亚里士多德有个逾越时空的不雅念:快乐不是一种可以与我们所作所为分开的感想熏染,快乐就似乎跳舞中柔美的动作,不是舞者在跳完舞后的感想熏染,而是将舞跳得很好时的一种弗成剥夺的成绩感。除了精确的行动以外,快乐是无法从其他任何要领中得来的。以是,我们只有体现知足,才能有感到知足。

而“感到知足”期间以及自负运动执行让我们的价值超前了。钻研发明,感到知足开始执行之后诞生的人,比20世纪30年代诞生的人,患烦闷症的比例要超过跨过10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